主页 > 腾讯新闻 >

[于迈说史]五代十国:最乱的乱世!从盛唐到弱 ...-论坛_天涯社区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9-06-20 07:14

 评论 耕织图:此外,自己本人对于写的东西信心也不是很足。也很希望大家多多指出不足,这个是真心的,修改达到相对满意程度,也是极好的。黄巢突然明白:这个世界只属于贩卖梦想的人,而非那些真正实现理想的人,一如挖到宝物的,永远比不上空手倒腾宝物的挣钱。-----有道理,很有道理。此时呆在一边的黄巢随口应道:“堪与百花为总首,自然天赐赭黄衣。”其父大惊失色,想要教训他一顿。其祖父连忙劝阻道:“孙子能诗,但不知轻重,可令其再赋一篇。”黄巢随即应声咏道:“飒飒西风满院栽,蕊寒香冷蝶难来。他年我若为青帝,报与桃花一处开。”=====确实充满了王霸之气。公布一个买彩票必中的诀窍,不是公式,而是一句话:逆向地综合利用最大程度的不确定性来获得相对确定性。不能说透,有缘人自会悟得。此话,亦适用于一切投机行业。评论 人类真渺小:举个例子,有5个勤奋的笨人,他们每期都会预测,但中奖概率都是极低,综合在一起的总和都不到20%,那么要做的,就是找出这些人,然后再综合起来,再排除法好了。适用于排列3和3D等小奖。所以抱着一夜暴富的心理也是难以成事的。评论 我心狂乱2016:哈哈,其实你看徐中约的《中国近代史》(港版),你也会发现我们认为腐朽的人物,其实也是殚精竭虑,苦苦支撑,而不是一味腐败和享受。黄巢虽小有诗才,但比起诗圣杜甫,差了几个境界(杜甫尚且“举进士不中第,困长安”);只是商人之子,居于四民之末,更遑论跟世族门阀比了;虽不差钱,却也不屑用行贿这种方式来博取功名(从小就心高气傲)。如此说来,黄巢应考不第,多多少少有点儿“命中注定”的意思了。-----有理,透彻。生活就是这样的无奈,你本想安静地好好洗一个澡,却被人硬塞一块肥皂。要么享受,要么反抗,除此之外,没有第三条路! ——楼主文采好,这句笑岔气了。@鬼咒岚紫 2016-12-06 12:19:15  那个时代还有哪些牛人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 牛人很多,目前唐末开始,就王仙芝、黄巢起义,朱温加入,后面李克用、秦宗权、王重荣……各种乱,到朱温篡唐建立(后)梁,五代纷争就正式开始了。【第八节 耿耿难眠】  乾符二年(公元875年)六月,王仙芝与二把手尚君长、尚让等人攻陷濮州、曹州,俘获壮丁上万人。时任天平军节度使的薛崇没有“高阎王”的本事,却承继了他的火暴脾气,直言要将草贼团灭。“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。”以前牛皮吹破没人管,可是随着“草军”的登台,薛崇注定是个陪衬的笑话。当然在《资治通鉴》中,他的出场次也数不多(约摸等于他的丢脸次数)。一次是现在的兵败逃窜——“天平节度使薛崇出兵击之,为仙芝所败”,一次是两年后的兵败而亡——“黄巢陷郓州,杀节度使薛崇”。不知懿宗朝那群人当初将薛崇调入兵部是何打算(咸通八年任其为兵部员外郎,咸通十年十月又被任为兵部郎中)。  不过王仙芝却无心看薛崇的笑话,而是趁胜攻城拔寨。所到之处,势如破竹。  蓄势已久的黄巢看准时机,迅速聚集数千人响应。  两者合兵,声势浩大。  此时蝗虫偏偏又跑来凑热闹,遮天蔽日,所过之地,连根草都不留下(蝗虫自东而西,蔽日,所过赤地)。  京兆尹(相当于首都市长)杨知至却上奏称:“蝗虫到了京畿,慑于赫赫皇威,都不吃农作物,抱着荆棘而死。”真是人有多大胆,话有多无耻。[1]  群臣听后,冒了一身冷汗。气氛一度降到冰点。而此时宰相们却自顾自地嗨了起来,组团“无耻者联盟”,进言称贺。节操碎了一地。  群臣见风使舵的本领,硬是比船夫还厉害,转而纷纷附和。霎时,宣政殿[2]里听取“喏”声一片。  僖宗,信了;百姓,哭了。  于是,“草军”轻轻地挥了挥衣袖,带走了许多壮丁(饥荒时候募兵,就如同美国1857年招工一样,只道一声“管饱”,从者如云)。  是夜,黄巢久久难以入眠。  焦灼的野心在这温柔的良夜里蠢蠢欲动。  【注释】  [1]这种无耻到近乎天方夜谭的鬼话,并非京兆尹杨知至的突发奇想,而鉴于前人事迹的灵感启发:天宝十二载(公元753年),关中地区连续发生水灾和严重饥荒。唐玄宗担心大雨会伤害庄稼,杨国忠便叫人专拿好庄稼给玄宗看,并说:“雨水虽多,但并未伤害庄稼。”大历十二年(公元777年),秋雨连绵,河中府池盐多被毁坏。而户部侍郎判度支韩滉恐盐户减税,便于十月九日上奏唐代宗,称“雨虽多,不伤盐,还有瑞盐生”。宋元之际的史学家胡三省在注《资治通鉴》时,很是感慨:“唐朝官员蒙蔽君主,由来已久,早已成了一种习惯(唐之臣以蒙蔽人主而成习,其来久矣)。”  [2]宣政殿:宣政殿是唐长安城大明宫中的第二大殿,是常朝殿堂,相当于皇帝办公室。百官们到宣政殿朝见皇上被称为“常参”。京兆尹(相当于首都市长)杨知至却上奏称:“蝗虫到了京畿,慑于赫赫皇威,都不吃农作物,抱着荆棘而死。”真是人有多大胆,话有多无耻。======既然慑于赫赫皇威,都不吃农作物,怎么不慑于赫赫皇威,都不出生啊?评论 里下河芦根:几千年的错误,几十年前仍然在犯,而且是知之犯之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 可见以史为鉴不过是依据空话假话而已。 如果没有制度保证,必是后人复哀后人矣。外面那么乱,僖宗却无心去看看。因为他的“阿父”田令孜告诉他,到目前为止,一切都还好,“马照跑,球照打”(僖宗甚爱打马球)。----等马不跑,球不能打的时候,什么都晚了评论 叹霜之剑:收藏好久了,今天看了下,就这段就没法看,不是生硬,简直别扭!其实学识渊博是自然流露的,没必要处处显摆,反而有卖弄之嫌。